万岁,万万岁(下) 第2章

  “这是家传的,奴婢的外婆是我们十里八乡最会办流水席的好手,奴婢的娘也是,只是乡里淹大水又旱灾,又涝又旱的结果就是寸草不生,娘带着奴婢和弟弟逃难,可是他们一个个都饿死了,死在奴婢的怀里,最后只剩下奴婢一人,奴婢只能把自己卖了,买棺材安葬家人。”她被人牙子卖到徐府,可惜的是,她的长相不讨喜,又爱吃,饭量是别人的三倍,来王夐院之前,管事嬷嬷下了通牒,要是再没有主子要她,她就要被赶出去做乞丐了。
  她不能做乞丐,吃不饱穿不暖比什么都可怕。
  徐琼尝了黄橙橙的桂花糕和绿到像是会漾出水的薄荷千层糕,还有作成荷花状的莲花酥,再加上梅片雪花糕,不只是色彩缤纷,口感也很好,难怪菲菲在厨房耗了一个下午。
  “三两银子一个月、饭菜管饱、一年四季衣裳,如此可好?”跟万玄走太近的后遗症就是这样,他吃好用好穿好,样样讲究,连带着她也养成挑剔的嘴。这菲菲对吃食有天赋,不善用天赋是一种亵渎。
  “谢谢大姑娘。”菲菲惊喜,正要下跪却被春娥阻止了。
  她有些懵了。
  “大姑娘不喜人跪来跪去,只喜欢办事俐落听话的人。”春娥随即教导她王夐院的第一条守则。
  “春娥,带她去你们睡觉休憩的地方。菲菲,有任何事问春娥就是了。”徐琼看见屏风外的一角衣裳,知道徐焰来了,于是把两个丫头打发下去。
  春娥现在越发有大丫头的气派,她知道小姐要对徐焰说的话不便让第三者听到,带着菲菲向徐琼行礼便下去了。
  “大姑娘。”徐焰见徐琼出了屏风,向她行了礼。
  “焰大哥,坐。”
  “徐焰不敢。”
  “好吧,那我就长话短说,我想托大哥帮我跑一趟婺州,送件东西。”两人此时的身分是主仆,她也不勉强。
  “没问题。”徐焰接过卷成筒状用厚纸盒装的图纸就走了。
  办完手头上的事,她放松地靠在椅背上,这么坐并不符合淑女的端庄坐姿,但是谁能管她呢?这里是她的院子,她想怎么坐都行。
  她阖上双眸,院子没有丫头们的碎语,只有细碎的脚步声,还有风呼啦啦刮过风铃的声响,这样的日子不好也不坏,可是总好像少了点什么。
  是了,少了万玄在身边的日子,突然有些寂寞起来了。
  远在京城的他,这会儿在做什么?
  他还好吧?
  几个新来的丫头本来并不知道徐琼的性子好不好对付,一段时日下来也琢磨出这位大姑娘的脾性。
  她不爱说话,从不胡乱撒气,丫头们犯错会口头告诫,该赏就赏,不打马虎眼,甚至有丫头因为家人急症,慌忙告假要出府回家,她居然拿出银钱让丫头去请大夫,直到家人痊愈再回来就好。
  这样赏罚有度、通情达理、吃穿用度从不苛待她们,只要求她们各自谨守本分、做好自己活儿的主子谁不喜欢?她们从最开始的忐忑不安到逐渐对这座小院生出向心力。
  最可喜的是,几个月下来,本来只求有安稳饭吃的她们,身上居然都小有积蓄了,主子大方不小气又不打不骂,她们吃得好穿得暧,走起路来甚至比起其他院子的姊妹还要神气,谁会不兢兢业业的干活?
  第十一章 后宅糟心事(2)
  月份大了,荣氏的身子日渐沉重,免了徐琼日日请安,既然暂时拿她没奈何,只能听了嬷嬷的劝,先把这事放下。
  这下子,徐琼乐得窝在小院里看丫头们拔草种花浇水,兴之所至就在院子摆张小桌,放上膳食,有机敏的丫头会准备好凉床和用井水冰镇过的西瓜,徐琼就坐在凉床上吃着西瓜,和丫头们说闲话。
  至于荣氏的“经济制裁”,她照单全收,仆人们的月钱对她来说只是小事一桩,她只觉得父亲未免太没眼光,谁不好娶,娶了这么个小家子气的续弦,如此唯恐自家不乱的官家太太也算是奇葩一个了。
  自她回常州后还没踏出后衙一步,昨日晚膳时,征得了父亲同意可以出门,前提就是要带上小厮和随从丫头婆子。
  在大创朝,未婚女子出游并没有很严格的规范,只要有家人还是婆子陪同,都是被允许的。
  徐琼让春大牛套好马车,先在角门外候着,自己换上外出衣裳,再过不久要入秋了,她暗忖着该去买几匹布让院子里的人做秋裳。
  她前脚正要跨出门槛,自从返家后就极少在她面前露脸的徐芳心却带着丫鬟浩浩荡荡踏进了王夐院。
  院子中央有好大一架葡萄,枝叶繁茂,挂满了青涩的葡萄,令人一看暑气全消,垂花门边摆着荷花缸和含苞的金菊盆栽,景色雅致。
  徐芳心进屋子一看,眼睛就直了,怎么也转不开眼。
  父亲果然是偏心的,瞧瞧这屋里都是些什么摆设,她屋里的那些简直就是废物。
  清一色的黄花梨木家具、珐琅彩琉璃、一座用整块寿山石雕的玉兰花开盆景、龙泉青瓷官窑的大花觚插着几株色彩鲜妍的山茶,丫头们穿的是杭绸比甲,沏的是信阳毛尖茶。
  她才一进门就闻到屋里有着类似玫瑰香露的味道,玫瑰香露可贵了,小小一瓷瓶就要价两百两,她托了层层关系好不容易买到一小瓶,只舍得出门时撒些在衣服和头发上,哪像她这个嫡姊却奢侈地把好东西拿来当香熏,人比人简直气死人。
  “我要出门,妹妹有事就长话短说吧。”这个庶妹在路上碰到她,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就在荣氏面前摆出一副小意讨好的温柔模样,她回府几个月来,徐芳心根本就把她当路人,这会儿冷不丁跑来,想当然耳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豆豆小说 - 豆豆小说阅读网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 - 猪猪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投资股票 - 股票价值 - 巴巴书库 - 格菲小说 - 豆豆书吧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西西书库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