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万万岁(下) 第4章

  他让人为他换上一套庄重的玄色伫丝直裰,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昂然出了门。
  定国公府的马车挂着银螭绣带,尤荐贤看了一眼气派的大马车,吩咐儿子换了一辆乌篷顶青油布面的小车,这才带着小厮走了。
  站在门口看着马车远去的尤定国不禁瞠目结舌,回头直冲进宅子,十万火急地把两个弟弟找来,将父亲异常的行径说了个遍。
  不起眼的马车经过半个时辰又两刻,停在一间宅子前。
  这里是寸土寸金的天带桥胡同,整条街就这么一座宅邸。
  无人知道这座宅邸的来历,根据祖先又祖先的说法,只知道这宅邸在当初开国皇帝在世时就已存在,并且还立下遗诏,任何人不得打这座宅子的主意,否则诛九族、满门抄斩,若为帝王则立即退位、贬为庶民,因此,自从开国以来,人们对这宅子讳莫如深。
  高墙大户的,小人物窥探不了什么,不信邪的大人物想一探究竟,不是灰头土脸的出来,就是从此消失,事后也无人敢追究,毕竟大创朝开国皇帝的遗诏一直都在,说了不能去还硬要去,这不是不把皇室当回事吗?
  尤荐贤让小厮去叩门,递上名帖,不一会儿,他被请了进去,小厮立在门外,门阖上以前,只能瞥见幽荫荟厨的院子和隐约可见的九龙影壁。
  天啊,那是整块汉白玉雕成的影壁,这座连个门匾都没有的宅子里住的究竟是什么人?
  九龙可不是普通人家可以用的啊。
  第十二章 落水受风寒(1)
  半个月后,远在江南的徐明珠接到大哥徐明知的家书,他说吏部今年考核已过,吏部已决定将徐明珠升为正三品詹事,文书不日就会到,让他着手准备举家赴任。
  徐明珠半信半疑,大哥的消息怎会比吏部的文书还要快?
  不过,吏部的文书和徐明知的家书也就前后脚之差,隔天,徐明珠就收到了公文,上头着令即刻上任,现职由同知暂代。
  同僚与下属纷纷向他道贺。
  詹事府负责辅佐太子,只不过,这是有多急啊?这会都快入秋了,去到京城不就冬天了吗?
  徐明珠晕陶陶地回到后衙,詹事可是正三品的官,是个握有实权的京官。
  难怪大哥要写信给他,大哥是从三品的参政,二哥是正四品的佥都御史,他的官职最小,哥哥们从没把他当回事,当初又为了娶褚氏这商家女和家里闹得不愉快,这回爹主动开口要大哥写信让他回家,是因为自己的官阶凌驾两个兄弟、光耀门楣了,褚氏也已经走了的关系吗?
  无论如何,家里的总是生养他的爹娘,既然要回京述职,能回家住也的确省事不少。
  他喜孜孜的,完全没想到这从天而降的喜事是因为某人推了一把的缘故,全是因这个某人想念他的女儿徐琼了。
  徐明珠把升官的事情告诉荣氏,如今的她挺着七个月的身孕,舟车劳顿,要是半途上临盆可不是好玩的。
  夫妻俩为难了。
  “你要撇下妾身,自己去上任?”她又气又委屈。
  “为今之计,夫人先回外祖家待产,生产后,为夫再让人接你和孩子上京,可好?”荣氏的外祖家便在常州,这是他能想到最妥善的办法。
  荣氏不依,一哭二闹的,不过就算她把屋顶掀了,徐明珠也不敢延迟赴任,谁都担不起这项罪名,为此,他专程去信岳家,把目前的困境说了一遍,岳家也已听说女婿升官的消息,更何况这是女儿的事情,没有不帮他一把的道理。
  女婿高升,说什么都是老脸有光的事,岳父允得很爽快。
  荣氏无力回天,只能打迭起千百样柔肠好生服侍了丈夫一场,巴望着肚子里的这块肉赶紧落地。她迫不及待想回京城和娘家人团聚,还有,她现在可是正三品的官夫人了,一思及此,她连作梦都会笑,不能一同随着夫婿上京的遗憾勉强被压抑了下去。
  当然,她心里也不是没有计较的,既然她无法跟随,洪姨娘自然得留下来服侍她这个正室,不料她的小心眼去到徐明珠那里,他只是淡淡地瞥了她几眼。
  荣氏立刻知道自己打错了盘算。
  有身孕的她已经好几个月没能侍候自家老爷,丈夫也算厚道,七天里只有两天去洪姨娘的房里,其他日子要不是歇在书房,要不就在她房中,她不让洪姨娘随侍只是突显自己的不明事理,不够大方,徒招丈夫怨怪而已。
  荣氏暗骂洪姨娘好狗运,褚氏过世后,她跟着老爷来到常州,因此生下庶长子,这回,老爷回京,她又要跟上,不会再怀上一胎吧?
  荣氏捏紧拳头,不,她绝不允许。
  她雷厉风行,将洪姨娘唤来,给她一碗绝子药,问她要喝还是要留下来同自己作伴,直到生产后再一起去京里。
  洪姨娘也不是软柿子,她把发簪拆了,披头散发的大闹一场,把事情捅到徐明珠跟前。
  “这般胡作非为,毫无容人雅量,你这妇人究竟将我的名声置于何地?”徐明珠发怒了。
  真是内宅的无知妇人,只知争宠、只知要钱,有谁替他打算设想过?
  荣氏捅到了马蜂窝,徐明珠这下把她甩得很彻底,索性也不回正房了,夜夜睡在洪姨娘房中,直到离开常州,荣氏都未能解冻。
  徐琼没空管父亲的房内事,她将徐辅和徐焰找来,因为徐家要回京,路途遥远,下人因此放的放、卖的卖、配人的配人,只留下服侍荣氏的人。
  “我知道辅叔的家人都在江南,这一去京城,南北相隔何止千里,如今有两条路,一是随我爹回京城老家,二是我将婺州的粮行和聚珍堂交给您和焰大哥,从此负责南方这边的生意,您意欲如何?”
豆豆小说 - 豆豆小说阅读网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 - 猪猪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投资股票 - 股票价值 - 巴巴书库 - 格菲小说 - 豆豆书吧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西西书库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