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万万岁(下) 第8章

  这一睡就睡到晚膳时分,要是春娥没有唤她,她可能会错过宴会。
  接风宴上,她见到大房的二子三女,男子是鸿字辈,女子就不讲究了。
  老大徐鸿锦已经二十,娶妻生有一子;老二徐鸿渐,十七岁,也已娶妻,还无所出;三个女儿皆是庶女,一个已经出嫁,两个还待字闺中。
  二房徐明远有三子一女,徐鸿骎与徐鸿国是双生子,老三徐鸿子十二岁,庶子,独生女徐芝,八岁。
  数来算去,府里竟然只有她和徐芝是嫡出女儿,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样的家族里,纳妾是规矩,开枝散叶、传宗接代嘛,家中人多力量大,也因为徐家三兄弟还未分家,子孙辈全部住在一起,老太爷和老夫人有孙儿承欢膝下,觉得心满意足,但是对主中馈的安氏和拿不到掌家权的二房范氏,在接下来的一旬里,徐琼常常可见两个妯娌拌嘴互掐,还有她们面和心不和的虚情假意,可以想见,在更多看不见的地方就不知会有多惨烈了。
  这个家,热闹是热闹,可是这么大一家子实在复杂,徐琼觉得自己一个晚辈若是有积极参与宅斗的决心动力,还不如多弄几个窑,想法子赚钱,囤积自己的小金库才是上策。
  宅斗那些用心算计的差使就留给别人吧。
  说到底,做人媳妇不容易,服侍公婆、服侍丈夫、生儿育女,主持中馈这项应该是轮不到荣氏了,还有要交好族人、应酬宾朋,这些都够荣氏好忙的了,应该也没有空来找一个小小嫡女的碴。
  荣氏要是心胸广大,妯娌相处自然难不倒她,但一贯独大的她要是来了这儿就得重新适应自己只是三房中的一房,心里恐怕真有一番需要调适的了。
  徐明珠休息了两日,老太爷和两个兄长怕他离京外放太久,就时势与朝廷风向态度和这些年京城人家的起起落落,好好向他说了一番,就怕他过两日前往詹事府投递任职文书时会摸不清里头的情况,闹笑话事小,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就不好了。
  总而言之,唯有小心谨慎,稳重行事。
  徐明珠也听得仔细,隔天漱洗完毕就上街拜访故旧、置办官服,又是一阵好忙,再隔天,终于揣着任职文书去了詹事府。
  投了任职文书,也见过左右手——少詹事和府丞与诸位同僚,受同僚的邀请去宴饮。
  出乎他意外的是,不只有詹事府的同僚,就连左右春坊、司经局、主簿厅的人都到齐了,这可是给足了他面子。
  席间,少詹事谢正问道:“敢问徐大人在朝中可是有认识的人?”
  谢正是京城本地人,少詹事一职可是使了大力才爬上来的,他的个性圆滑,比徐明珠的官阶低了一级,负责辅佐詹事。
  徐明珠初来乍到,对詹事府的事务还不熟悉,听谢正问起便老实地摇头,说自己头上并无可以傍靠的大树。
  谢正以为他谦虚客气,自罚一杯后就笑着说:“徐大人这是跟我们生分了,若是大人没有靠山,又何来吏部尚书尤定国大人在早朝向陛下递折奏请?”他可是肩负探口风的重责。
  “呃,什么?”徐明珠顿感疑惑。
  自己这詹事的位置竟然是横空一笔而来的,那位吏部尚书莫非是父亲走了门路?
  不可能,这不是父亲的行事风格,这位置攸关东宫太子诸事,也不是父亲和哥哥们可以说得上话的,那么,是谁给了他这个位置?
  谢正有心与徐明珠结交,宴饮过后还特意让自己家中的车夫送他回家,沿路上,徐明珠的脑袋晕乎乎的,即便到晚上歇下也没能找到一点脉络。
  徐府里,老太爷不管事,莳花遛鸟,最爱去茶楼听人讲段子,遇到志同道合的便能说个大半天,有时干脆夜不归宿;老夫人吃斋念佛,除了在佛堂供有观世音菩萨的佛像,从大相国寺求来的佛珠更不离手,二伯母知道老夫人喜欢打叶子牌,时不时便邀平常有来往的人家过府陪老夫人打牌;大伯母身为徐府当家主母,每天卯时便起,此时已经有丫头仆妇等着拿对牌、支领钱物,一整日可有得忙,腊月一过,因为是年下,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嘴角还起了泡。
  二伯母不像大伯母镇日忙于庶务、分不开身,一天里总有泰半时间伴在老夫人身边,有她在,徐琼与徐芝见面的机会自然也就比其他堂姊妹们多了许多,有时徐琼也有机会和二伯母搭上两句话,不过多是不着边际。
  徐琼一直觉得,人与人之间靠的就是缘分,若是磁场不合,无论如何凑合都讲不到一处。
  相较于对徐芳心的敷衍,老夫人倒是很待见徐琼。
  每每她去请安时,老夫人总会拉着她的手叨絮个没完,说她识礼有分寸,屋子里有什么新奇的点心或小物件就塞进她手里,这些举动看得其他庶姊妹们吃味不已,对于后来居上的她颇有怨言。
  尤其是大房的三小姐徐锦儿,徐琼还没回徐府之前,能坐上老夫人炕边左右的,除了二房的徐芝就是徐锦儿了,哪料得到徐琼一回来便抢了这个位置,难怪就算路上遇到,这位庶姊都会给她眼色看。
  徐琼并不打算理会徐锦儿,她都十六岁了,还好意思因为和两个孩子争夺一个炕头置气,按理说,她应该要烦恼操心的是自己的亲事还没有着落,赶紧去相看人家才是。
  其实,身为庶女的徐锦儿对这件事没有什么办法,她想要有一门好亲事就得讨嫡母的好,看嫡母对她上不上心,若是嫡母随便安排一个小门小户的人家,她岂不是要哭死?想要几分能看的嫁妆就得看祖母是否愿意从指缝间漏出一些给她了,所以,她哪能不争、哪能不计较?
豆豆小说 - 豆豆小说阅读网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 - 猪猪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投资股票 - 股票价值 - 巴巴书库 - 格菲小说 - 豆豆书吧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西西书库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