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万万岁(下) 第36章

  徐琼从万玄的口中得知他这女儿一生下来母亲就没有了,皇宫中虽然有名义上的嫡母,却是丝毫没有享受过母子亲情,许多脱序难解的行为也是情有可原。
  “母亲回来上京没多久吧?要儿知道京城许多有趣的店铺,咱们一道?”虽然几面印象里对徐琼的感觉还不错,但她也没把握这“继母”愿意和她一个老太婆出门。
  这会儿听她允了,万要儿可乐了,说风就是火的性子马上就要往外走。“我们去路上买来吃,我知道有家食铺的菰米饭配野鸡仔汤特别爽口,还是母亲想吃御黄王母饭、樱桃毕罗蒸饼?”
  “都一并尝尝吧。”
  徐琼的捧场很得万要儿的心,喊来侍女穿上斗篷便要出门,宁缺想说句什么都来不及。
  徐琼让丫头们替她披上披风,边系缎带,边向宁缺递眼色。“我会看顾着她的,驸马放心。”
  宁缺朝她拱了拱手,两个女人遂去了。
  至于宅子里的男人就甭替他们操心了,他们多的是消磨时间的娱乐。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一年一年过去,根据喜爱八卦的有心人士长期暗地蹲墙角表示,天带桥胡同这间宅子原本渺无人烟,神秘难解,来来去去也就只有宁国公府的马车,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夜半无人时,即便宵禁城门落锁,仍有一辆平朴的大马车从皇城处而来,驶进大宅里,直到凌晨才离去。
  好奇的人想趋前窥探,不料,只要靠近五丈外,便会遭可怕的黑衣杀手屠杀,吓得他们这些靠挖粪满足世人好奇心的八卦者更是心痒难耐,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还是小命重要。
  可能在夜里来去自如的肯定是权贵,既然贵不可言,倾国倾城的美女自是有特权,需要秘密出巡的……会不会是微服出巡的圣上?又或者这平地一声雷冒出的摄政王和朝堂高官有着不可告人的“奸情”?这些人有的是能写的笔。
  至于事实,万玄冷若冰霜的用行动表示了他的想法——
  他用一脚飞踢踹飞了对方。
  ——全书完
  后记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陈毓华
  唉,搔头。
  这名,其实是有点文不对题的,因为丫华从年轻到老,头发一直很茂盛,如今难得想年轻一把,把头发越留越长,都快要破个人纪录了……唉,这有什么作用吗?
  有,闷骚罢了。
  大热天的,应该要剃个尼姑头才叫清爽对吧?反其道而行,根本是自讨苦吃,无聊作祟!
  我承认,要哪天看它不爽就会剪回以前的男生头,嘻。
  爬稿子就这点坏处,文思泉涌的时候,什么都想往里填,一完稿,一朵两朵三朵都飞入芦花不见了,脑袋里啥都没有,空空如也,每天只想混吃懵睡,养猪般的过日子就觉得幸福无比。
  偏生平凡不可求,完稿就又住院去了,苦熬了一年的刀还是得动,还能怎样,早该早早完事的,苦了的只有自己的肉体。
  对不住,我的肉体啊,丫华对你真的不够好。
  等丫华捱完刀,再来向大家报告痛的等级到哪里……
  一篇后记爬了许多天,比生孩子还艰苦,大家加减看好了。
  要重申的是,尝试这种玄怪的东西还真好玩~~
豆豆小说 - 豆豆小说阅读网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 - 猪猪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投资股票 - 股票价值 - 巴巴书库 - 格菲小说 - 豆豆书吧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西西书库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