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 第36章

  关继威朝柳父露出一个苦笑。
  “不对!”柳父打趣的对女儿说:“如果我真有那么重要,那之前那段日子,你怎么都跑得不见人?好不容易回到家,是谁又抱着电话不放?”
  “爸,您又笑人家了。”她不依的抗议。
  “好了,我已经老了,还想过几天清静日子,你就别再烦我,看了二十几年还不够啊!”说完,柳父便起身往自己的卧房走去,不再理会频频抗议的柳蝶恋。
  “恋儿,送你一个礼物。”关继威兴冲冲的将手上的牛皮纸袋放在柳蝶恋手上。
  “什么礼物?”柳蝶恋好奇的问他,同时边拆纸袋。“这是——”待她看清楚后,霎时热泪盈眶。
  这是隔壁季伯伯的房屋产权让渡书,他将季伯伯的房子买下来!?他……
  “这样我们就可以和爸爸住在一起了。对不起,我一直到今天才拿到这份让渡书,所以害你流了那么多眼泪,恋儿,我——”他讶异的抱住冲进他怀里的身子。
  “你这个傻瓜。”柳蝶恋轻声骂他。
  难怪这几天总见他用神秘的眼神看她,问他又不肯说,害得她气闷了好久。
  还有邻居们欣羡又嫉妒的眼神,昨天林妈妈甚至还说什么好羡慕她嫁人后还能每天陪伴父亲的话……
  原来他已将季伯伯的房子买了下来!
  “我希望你开心,恋儿,看你流泪是我最不愿意的事,我要你快乐的过每一天。”
  “你怎么这么傻?对了,季伯伯怎么可能同意?”埋首在他怀里,柳蝶恋问出她的疑惑。
  为了这件事,他到底付出多少代价?她记得季伯伯是以死爱钱闻名的。
  “呃,我……”关继威嗫嚅片刻,“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以不用离开这里了,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不过可能要再一段时间,因为——”
  他拼命解释不能马上住进去的原因,可是偎在他怀里的人儿却没有在听,因为她知道,这些都不用她担心,此刻她只想在他怀里。
  第十章
  结婚的日子终于来临。
  教堂里,柳蝶恋身着一款由法国名师设计的美丽婚纱,这件由纯白绸缎制成的礼服将她纤细娇美的气质衬得更显不染尘烟,而裙尾翻浪似的薄纱造型则让她如女神维纳斯般动人。
  在父亲的牵引下,她走向红毯的另一端,祝福的音乐在她耳畔响起。
  关继威朝她伸出手,露出骄傲又喜悦的表情。
  “恋儿,我爱你。”他深情的重复着美丽醉人的誓言。
  柳蝶恋抬起头,隔着薄纱缓缓绽开一朵美丽、令他屏息的绝美笑靥。
  两人一同以虔诚又坚定的表情面向圣坛上的牧师。
  “关继威,你愿意娶柳蝶恋为妻吗?不论是富贵或者贫贱,都愿意一生祸福与共,互相扶持到老。”牧师问。
  “我愿意。”关继威坚定的回答。
  “柳蝶恋,你愿意嫁给身边这个男人,不论是富贵或贫穷,都互相扶持到老,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柳蝶恋侧头看他,深情又郑重的允诺。
  “那我现在宣布,你们已在上帝的祝福下成为夫妻。”
  在牧师的见证下,他们交换了对彼此的誓言——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五年后
  幸福的婚姻生活让柳蝶恋像朵盛开的娇艳蔷薇,已有一个女儿的她看来明艳动人,一点也没有岁月的痕迹留驻。
  “后来,那只爱跳舞的美丽蝴蝶便飞啊飞的,在漂亮的花丛里快乐的嬉戏。好了,故事说完了,小舞儿也该睡觉啰。”柳蝶恋坐在长毛地毯上哄着不肯入睡的女儿,她爱怜的轻吻着女儿红润的小香腮。
  二岁大的女娃儿,有着美丽精致的五官,她的一切都像极了自己,唯有那一头略微卷曲的头发是来自于威的遗传。
  “妈咪,你说那只爱跳舞的蝴蝶叫作蝶舞,怎么会跟我的名字一样呢?”已含困意的娇嫩嗓音流露着不解,小小人儿眨着长翘的浓睫,疑惑的问。
  “因为妈咪的宝贝就和那只蝴蝶一样,爱玩、爱跳舞,所以和你一样叫舞儿。”柳蝶恋微笑的说,双眼因陷入回忆而显得有点迷蒙。
  “可是你说我的名字会叫舞儿,是因为妈咪的妹妹会跳好好看的舞,但是妈咪的妹妹住在很远的地芀,妈咪看不到妹妹,也看不到好好看的舞,所以就叫我舞儿的啊!怎么跟蝴蝶有关系呢?”小小的脸蛋因为努力思索而紧皱着。
  “哦!我知道了,原来姨姨就是蝴蝶,那妈咪可以叫姨姨飞来找你,这样你就可以看到她了啊!”
  大人好笨哦!想姨就叫姨来嘛!反正姨跟蝴蝶一样有美丽的翅膀啊!不然怎么会飞。
  这时,房门开启的声音引起母女两人的注意,小舞儿尖叫一声后,马上冲进关继威敞开的宽大怀抱里。
  “爹地,妈咪在说故事哦,是蝴蝶的故事呢!”小舞儿因为爹地的到来而兴奋的大笑,她开心地告诉父亲:“爹地,我告诉你哦,原来姨姨就是蝴蝶呢!”
  “哦,是妈咪说的?”关继威放下手中的小人儿,伸手将一旁含笑的妻子拥进怀里。
  “是啊!”娇嫩的嗓音再次肯定地道。
  “那你想不想知道蝴蝶后来飞到哪里去了?”他在说话的同时,也仔细注意着妻子的反应。
  “哪里?”小舞儿好奇地追问。
  “她飞到一个好美丽的地方,然后嫁给深爱她的人,还生了一对好可爱的小宝宝哦!”
  关继威将藏在身后的长形盒子递给怔愣住的妻子,并温柔的示意她打开。
  这是一个看来颇为古老的木盒,盒子上描绘了两只美丽飞舞的彩蝶,柳蝶恋抬起头,询问的看着他。
  “打开看看。”他鼓励的朝她点点头。
  她迟疑片刻,然后伸手打开盒盖,将盒子里看来颇具历史的昼轴打开,然后,她不敢相信地睁大眼。
  会吗?是吗?有可能吗?
  她睁着一双泪眼不信的看着画中人,整个人震撼不已。
  “舞儿……威,是舞儿吗?”
  柳蝶恋泪涟涟的伸手抚摸已经泛黄的画纸,画中人巧笑倩兮地依偎在一名高大男子身旁,两侧站着一对漂亮的双生子,一男一女,同样是一脸的古灵精怪,一家四口看来十分幸福美满。
  “这是我托人自大陆带回来的,我已请专家鉴定过,确定这幅画是千年前的作品。”他轻描淡写的对柳蝶恋解释。
  柳蝶恋抱紧手中画轴,带泪的脸上全是感激。
  她知道,她的舞儿过得很好,虽然从此两人再也无法相见。
  但这不重要,对吗?
  只要知道她过得很好,这就够了。
  她哭着投入丈夫的怀里,一旁不甘被冷落的小舞儿则抗议的挤在他们之间。
  她拥住她的丈夫、她的女儿,也拥住昼轴里笑得一脸灿烂的人儿。
  是谁说红颜皆薄命的?
  这一对俏红颜,在各自经历苦难之后,不也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岁月几经流转,那段曾经发生过的悲惨往事早已被当事人淡忘,她们宁愿记取曾有过的欢乐,开心的迎接接下来的每一天。
  而这段属于过去的往事,则在人们的流传下,成为一则美丽动人的故事。
豆豆小说 - 豆豆小说阅读网 - 豆豆书库 - 豆豆言情 - 猪猪书库 - 豆豆言情小说网 - 投资股票 - 股票价值 - 巴巴书库 - 格菲小说 - 豆豆书吧
CopyRight © 2020 本作品由西西书库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